刑小红(哈尔滨“刀枪炮”覆灭记:8男)

泡泡明星人气:49时间:2023-02-14 14:43:49

神东员工郭彬、王飞、王小虎、邢小红被命名为煤炭行业技能大师

近日,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下发了《关于命名第六批煤炭行业技能大师及技能大师工作室的决定》,神东员工郭彬、王飞、王小虎、邢小红被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命名为“煤炭行业技能大师”,丁明磊技能大师工作室被命名为“煤炭行业技能大师工作室”。

截至目前,神东建成2个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1个煤炭行业技能大师工作室,12人获得煤炭行业技能大师称号,在立足岗位建功立业方面作出了表率,对推动企业技能人才队伍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

作者:朱伟

哈尔滨“刀枪炮”覆灭记:8男

1996年,在哈尔滨出现了一个罪大恶极的犯罪集团,这个特大犯罪集团由8男4女组成,他们纠集在一起的时间刚好是三个月。但是,在这三个月时间里,他们疯狂作案达135起,平均每天作案1.5起。他们草拟了一个杀人名单,这份杀人名单上不仅有他们想报复的民警以及家人,还有他们自己的同伙。由于这伙犯罪分子无法无天,哈尔滨人民给这伙歹徒送了一个雅号“刀枪炮”。

然而,就在这伙歹徒疯狂作案的时候,一场全国范围内的严打也正式拉开了帷幕。哈尔滨公安局很快将雅号“刀枪炮”的特大犯罪集团列入严打之列。一场抓捕犯罪组织“刀枪炮”的缉捕大网“零点行动”也开始实施。

本文就从抓捕这个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张振刚讲起。

一、零点行动

美丽的城市哈尔滨结束了一天的喧闹,进入了梦乡。

全国严打就要开始了。

道里公安分局刑警队是一个功勋卓著的刑警队,这一次严打,在总出击的命令还没有下达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把自觉的严打目标确定在侦破大案、要案和打击团伙作案,以及深挖犯罪份子上面。分局党组从半年前“世一堂制药厂”厂长刘威被“刀枪炮”打伤的案子上,又联系到1996年3月25日发生在经纬派出所辖区内,刘寒松、刘丽家被一伙持枪歹徒入室后,先绑人后抢钱,又逼刘丽的老爹上交5万元才算了事这件案子上分析,这些案子是一伙歹徒所为。这伙作恶多端的“刀枪炮”持枪抢劫杀人歹徒,是这次打击的重点。

几天来,刑警队已经出动好几次,针对重点嫌疑人贲四进行搜查,但此人已失踪多日,可是,昨天夜里,要查找的贲四却在道外区被人所杀。这对已经获得大量线索的刑警队副队长马腾祥、副队长王强来说,马上就断定,贲四之死是同伙为了杀人灭口所为。这个团伙的主犯已在掌握之中,他们决定在今夜行动。

这个持枪杀人抢劫团伙的主犯叫张振刚,现年34岁,是一个刚从凤凰山劳改支队刑满归来的释放人员。此人从小到大可以说是吃劳教饭长大的,曾因抢劫被判刑一次,又因伤人被劳教一次,最后这次是因为抢枪被判了10年刑期。他在服刑期间因为强行逃跑又被加刑两年。今夜,这个杀人恶魔正住在白天同他刚刚办了结婚登记手续的女人家里。

二、相互残杀

此刻,张振刚正躺在美丽的姑娘身边做梦。在这个朴素的老工人家里,他不光得到了这个美丽姑娘的钟情,还得到了他未来的岳父岳母的敬重,如同英国大诗人雪莱在诗中所写的这样:魔鬼在出发前总要穿上去教堂的礼服,再提上一条文明棍儿,把一切杀机都藏在里面,走在街头向老人孩子献上一张笑脸,或说声您早啊!中国也有一句谚语:“披着羊皮的狼,要比羊装得还温顺。”

张振刚用自己的一片谎言骗了老工人家好姑娘的欢心。他又以一张笑脸,换来这对老工人的喜悦与好感。这天晚饭,老人为他炒了菜,备了酒。这顿饭是他自出狱以来吃的最香也是最饱的一次。回来后,他以养猪为业,结果赔了个净光,在以行抢的伎俩弄了些钱。他用夺财害命的办法武装起了自己,就如同披着红袍的企业家那样,穿上了高档服装,手拎“大哥大”,腰别“BB机”,也要在那些人群中胡侃乱吹。他就是没钱去杀人抢钱也要来个高消费。他进饭店吃海鲜、泡澡、洗浴、睡小姐,完全像一条狼那样的喝了人血,吃了人肉,满足了他更加贪婪的恶欲。但他不得安生,心惊胆战得像鬼一样的生活,白天走无定向,夜里住无安宁处。

他只是在他那些前后出狱的狱友家栖身流浪,而这一次,不仅有了对象,也就有了家,再也不用东躲西藏了。但是让他闹心的事情还是发生,这对他来说,犹如晴天霹雳,为什么呢?

因为国家又开始严打了。上一次严打的时候,他因为年纪小,虽然也遭受了严打,但所幸并没有被枪毙,只是判刑而已。

但这次不一样,凭着他自己多年遭受打击的经验,他隐隐约约从内心深处好像觉得自己的末日到了。他出狱之后,伙同狱中出来的同伙已经杀死了两个人,已经作案多起。而且刚杀完自己同伙中的二男一女,一共三个人。

此外,他还勒死了一个曾经和他发生过两次性关系的小姘头,她叫小红。张振刚为了能在这次严打中让自己能够逃掉,哪怕有个耗子洞他也要钻进去。他就像吃完了人肉的恶狼,饱腹后要找一个藏身的洞穴,避其身而藏其恶,等待时机一过,他还要瞪起眼睛来杀人。

因为在那份杀人名单上,还有几个人要被他杀掉,一个是他在监狱时,因自己逃跑给他加刑的狱政科科长李明一家三口人,要杀的一个不留。另外,他还把自己同伙中的那几个人杀掉,包括自己的另一个小姘头郎燕,这些人都要杀得一个不留。

郎燕是一个外地来哈尔滨以卖淫为生的小女子,虽然是女流之辈,但她心狠手黑。张振刚甚至在内心已经盘算好杀死郎燕的计划,他准备一定要以游玩为理由,带着郎燕去外县找一处草地或者逛旷野,整死她。要不然她就要坏了自己的事儿。

这个女子才25岁,如果不先下手杀她。她就有可能勾引别的奸夫杀了自己。张振刚想起了他们几个男子在小女子郎燕的指挥下杀死朱小红的那个场面。

当时,也是个半夜,他在一个狱友家过夜,刚入睡时,他腰里的“BB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是郎燕在呼他,他就拿起电话回话:“啥事儿?”话筒里传来郎小姐的声音:“你打出租车马上来。”,口气完全是命令。他还没来得及问她何事,必得半夜去时,对方已经放下了电话,都在一起生生死鬼混,他怕不去再出现什么难以想到的意外。郎小姐单租住房是他知道的,地点也熟,出门打车就到了郎燕的住处。

他一进屋就看到同伙,十几个人全都在这里,只是没有朱小红,他不清楚出了什么事儿。便问道:“怎么呢?出事儿了?”郎燕一脸严肃的问他:“想活不?”他回答说:“当然想活。”她回答说:“传朱小红,让她来。”郎燕的话里透着一种不容多说的威严,也是一种命令的口气。

张振刚拿起了电话,拨号前他问郎燕:“怎么说?”郎燕眼珠子一转说:“让她来取货,分钱都行。”张振刚就按照郎燕的话,在电话里对着朱小红说了一遍。当电话快要挂上时,郎燕却抓过来话筒,她假装亲热地对朱笑红说:“我说妹子,你这是有钱花呗!那条金项链可是70克重啊,你要是不要呢!姐姐我就不客气了。”“别别别,我就到。”小红在电话里的声音显得急不可待。放下电话,郎燕从她的小皮包里拿出那条70克重的闪光金项链。

这是他们共同作案得来的,做这起案子时,所以能准确地绑了个大款,就是小红向他们传递的点儿。也正因为如此,郎燕感到小红连他自己的姘夫都能交出来让他们抢夺,她今天能出卖她的姘夫,明天呢?再出卖她的同伙,是完全可以办得到的,所以,把她勾引过来杀掉,也算除掉了后患。

功夫不大,小红坐了辆出租车,美滋滋地就赶到了。此次,她真没有想到自己是来送死的。一条金项链就要戴在她的脖子上了,他美得一次次地抹着前胸。果真是应了那句古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她没有想到,小鸟之所以飞得高,是因为鸟儿的翅膀是轻轻的羽毛,如果小鸟也想用金子来做翅膀,不仅难以高飞,还定然让金子坠下来摔死的。

小红今天打扮得相当漂亮,她的头发都染成了金黄色的,她的眼毛是染成蓝色的,她美美地想着,黄头发蓝眼睛,脖子上再挂着一条金项链。虽说她不是外国人,但看上去也会让世人大吃一惊。

这个来自吉林农村的姑娘,进城没有多久,她就告别了少女,进一步就像人们所说的土豆开了花儿。但她自己没有想到,她这朵花开的早,也死的早,因为她是在不正常的环境,不正常的土壤里开的花,就像雾中长出了蘑菇又让人吃的野狼给交上了尿。她活着对别人来说是污染。对她自己来说,活着也等于是死了。

小红进屋之后了,她见到所有的同伴都冲着他发笑,她就说:“行,哥们儿,全够意思。我就说嘛!把那活儿(案子)要是没有我传点,你们能得到好几万块?那条金项链就该归我,就是论功受赏吧!也待我有一份呀?”

郎燕只是冲她一笑,没说话,但她用眼神向张振刚做了一个交代:动手杀死她。在郎燕心里杀了小红,不光是为了灭口,她还有一种解恨。她们与这些同伙的男子鬼混时,小红比他郎燕年轻,争睡过她的好几个男人。

此时,张振刚见小红如此天真,他想下手又不忍。

郎燕说:“给你条项链可以,可我得把话说明白了。你要也白要。”小红一乐,冲着郎燕说:“什么啊?”

站在一旁的罗志新却直言相告:“我们要杀了你。”

小红却哈哈大笑,她完全以为是同她在开玩笑,于是就扑到罗志新的怀里,同他嬉闹起来。此时,郎燕一使眼神儿,好几个男同伙也以闹为由扑上小红,同她往死里亲,往死里闹,趁此机会,张振刚抽调了电饭锅的电线,再由罗志新把三股电线拉出一股来,几个人同时下手,左右一用劲,小红就直脖子了。她死也没有想到这会是真的,她的染蓝色的睫毛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就像服装店里的人体模特。

杀死了小红,他们找来了几个倒爷才有的大背包。装上了小红的尸体,出门后打了辆出租车,拉到太平区的团结乡,找了一片大野地,将小红的尸体浇上汽油给烧了。这可就吓坏了拉他们来的出租车司机。

按照原来的计划,司机用完也杀,只因为他们不会开车,杀了司机无法回来,也就算司机捡了一条命。

张振刚非常兴奋,司机真的没敢报案,因此。就更加助长他张振刚等同伙的杀人气焰。杀一个没有人敢报案,再杀一个,还是没人敢报案,在同伙中已经杀了四人,还是没有人敢报案。看来要想藏好自己,杀人是唯一的办法。他就同罗志新研究好了,还有那些人要杀掉的方案。

他刚在岳父家小单间里躺下想睡觉,放在他枕头下边的“BB机”又叫了起来。他吓了一跳,谁呢?深更半夜传他有什么事情呢?他忙从枕头下面拿出“BB机”一看,上面出现了一行字“请换电池”。他笑了,又把这个用来杀人传信工具的好玩意放在枕头底下。他打了一个哈欠,真要睡觉了。

三、张振刚落网

零点整。道里分局刑警队调来20名精兵强将,在副局长柴万山的指挥下,对张振刚落脚的岳父家形成了包围。这是个四米多高、铁大门的小院,王强踏着马腾祥的肩膀,马腾祥又踏着柴万山的肩膀,在三级人梯最上面的王强,脚下用力一蹬马腾祥的肩头,再双手向上一抓,就扳住了墙头。再一使劲,就跳上了四米多个的砖墙,上墙就往下跳。

王强跳下后也顾不得手摔伤了,马上就跑着去开了铁大门。他拉开门后转身就往屋里跑,因为这时还没有弄清楚要抓捕的凶犯到底住在哪一间房子里。此时魏大伟、林涛两人各端一支微型冲锋枪与马腾祥从门口冲了进来,魏大伟轻轻一拿门,门没有上闩,于是,王强和几个刑警闪电般冲进了屋里。为了避免枪战,刑警们不能盲目行动,机敏的王强先让战友们全蹲下,自己从锅台上抹了个东西,往后门上一扔。

一有动静,顿时所有门里的灯全亮了,而突然有一间屋子灯马上又关了,同时还传出一个女人的尖叫声。王强马上断定,凶犯就在这间开了灯又关了灯的屋子里。他几步就冲进屋内。

在后面来的战友的手电光束里,王强一眼就发现一个光身女人背后躺着个男人,正是张振刚。王强和马腾祥冲上来给凶犯戴上了手铐。

审讯是成功的,张振刚的心理防线完全崩溃了,他对所有的杀人案件完全都不悔,唯独就是悔恨不该杀死自己的亲表弟贲四。此时,他从悔到恨的那个人,就是同他一起杀死表弟的同伙罗志新。

四、抓捕罗志新

罗志新是这个杀人团伙里的第一号人物。手中有枪的罗志新身居一个大院的一间小屋里。在这个大院里,还有百十多户人家。

第二天,春阳高照,位于道外太古街155号左右的街面上更是流光溢彩。这里是全市最大的瓷器批发市场,公安人员决定引蛇出洞智擒罗志新。

为了老百姓的安全,一定要避免在闹市区发生枪战。让人担心的是,还不知道罗志新身边还有几个同伙。

这个杀人集团共有12名成员,在严打形势下,他们互不信任,已经相互残杀,已经死了四个人,只有逮捕到一个,还有七个逍遥法外。

早到的刑警们在柴万山副局长的指挥下,对太古六道街实施了包围。柴万山坐的车拆去了警用牌子,他在车里指挥。还有一辆面包车在离那大院80米的地方停着,正对着大门。车里坐着已经落网的案犯张振刚,如果从大门里出来的人中有要抓捕的。无论是罗志新或者别的同案犯,就由他来指认。

这样,坐在张振刚身边的刑警史孝明拉开车的大灯,向柴万山发出目标出现的信号,柴万山看到信号后,马上下令抓捕案犯。

当火红的太阳从东方升起时,在摆满了摊位的小胡同口两边,刑警们的网拉开了架势。王强领着刑警在北边出口守着,南边有马腾祥领着孙文刚、林涛、刘顺铎守着。

一个小时过去了,大院里没有任何动静。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左右,从大院里走出来两个30多岁的男子,他们目光惊恐,左望右看,两个人的手还在胳肢窝里捂着。

经验告诉刑警们,要抓捕的案犯手里有枪。

就在这时,王强、马腾祥、贾世强同时看到了史孝明向他们打亮了车灯。柴万山也下达了抓捕案犯的命令。

曾是体育健将的孙文刚大步上前,左手抓住罗志新的皮带,一下子就将罗志新摔倒在地。与此同时,马腾祥也扑倒了另一个案犯于伟。从后面跑上来的王强、贾世强、林涛等人也到了,将案犯迅速铐上,在罗志新身上搜出了一把小手枪,在于伟身上搜出了一把“大扒路子”和刀子。“大扒路子”在哈尔滨是一种既能作案也能打死人的铁制工具。

紧接着,在罗志新落脚的屋子里,还抓到在册要抓的同案犯郎燕、范文英和韩庄林。

五、缉捕侯青

经过连夜审讯,再加上调查掌握的情况,公安人员发现这伙团伙中还有一个人漏网。此人叫侯青,在同案犯中无一能说出侯青的来龙去脉,但是他们都在凤凰山劳改队服过刑。

当夜,警方一组人与凤凰山劳改队取得联系,要求帮助查清侯青的劳改前家庭地址,以及劳改时他同罗志新、张振刚等人一起越狱时所藏过身的几个社会关系。

另外一组人,查清侯青在本地的接触人。

很快,公安人员就掌握了侯青的下落,此人现在正在佳木斯市郊区的一个小楼里。他手里也有枪。民警们连夜出发了。

天刚亮,马腾祥与王强带领的追捕小组就来到佳木斯市,在当地民警的配合下,对佳东地区一片开阔地上的小楼进行了包围。从当地公安人员那里了解到,侯青不光有小手枪,还有一支双筒猎枪。

为了战友们的安全,马腾祥请当地警方配合。当王强带着孙文刚、张庆和在侯青家的小楼前刚潜伏下来时,趴在离楼最近位置的孙文刚发现从二楼上下来了一个男子,手里还拎着一只灰桶,看样子是出来倒灰的。

这就说明要抓捕的案犯还没有受到惊觉。但是,孙文刚又发现这个男子拎着灰桶在二楼上站着向四处看,样子很惊慌。

孙文刚想,此时他是出来倒灰,身上肯定是没带枪的,在他人枪分离时正好下手抓他。为了战友的安全,孙文刚决定只身追捕凶犯。孙文刚从草地上一跃而起,向二楼上站的那个家伙跑去。

二楼上的男子扔下灰桶转身就跑,孙文刚断定他就是侯青。他灵机一动,就喊了一声侯青,你跑啥?那人没有回答,但是他的表情动作已经证实他就是侯青。

就在侯青转身想进屋取枪时,孙文刚已经跳上了二楼,堵住了他要进的屋门。侯青一看就从小楼上跳到了地上,紧接着,孙文刚也飞身而下。

侯青刚从地上起来,孙文刚上去就是一个大背摔,如同甩口袋般的把侯青甩的头发木眼发花。接着,他再一个扭身,用一只胳膊深深的夹住了侯青的头,孙文刚拖着侯青往王强等候的地方走。

不料,侯青的妻子披头散发,哭闹着叫骂着冲了上来,死活不让带走侯青,这女人对孙文刚又挠又抠。孙文刚考虑到警民关系,他没有打,只是不停地躲闪。

而就在这时,侯青从孙文刚的胳膊里挣脱了出来,跑了。孙文刚只好再去追逃跑的侯青,而此时,马腾祥请求支援的佳东分局的刑警队赶到了。

王强跟张庆和谁都没有看见孙文刚,这里地势高低不平,离小楼不远的居民区小平房一片,全是套院相连。孙文刚追侯青到了这里,目标失踪。这时已是佳木斯人要做早饭的时候。

这里的居民一看小屯子四周全是警车、警察,有人就向马腾祥和王强说了,你们的同志还在屯子里转呢!于是,马腾翔、王强就冲进了小屯子一间小屋子里。

王强进屋后没有说话,他只是站在屋里听,他听到好像有人喘粗气的声音。王强看了看此屋的环境,他的目光落在了两个大立柜中间的一堆木板上,显然粗气就来自这里。

王强一拉木板,侯青蹲在里面,束手就擒。

在侯青家里搜出手枪一支、猎枪一支、手机两台和抢来的一些金银首饰,另外,还有6万多元的现金。

六、为民除害

至此,罗志新、张振刚杀人抢劫团伙的所有案犯抓齐。

值得说明的是,这12个案犯,他们互相残杀,就先后死掉两男两女,另一个凶犯何风,在严打前就死于车祸。真是多行不义必自毙。

这伙犯罪团伙的足迹涉及哈尔滨六个区,方圆500多公里,作案135起,其中重、特大案件81起,杀人作案五起死6人。追缴赃款赃物折合人民币44万元。这个8男4女组成的特大持枪杀人抢劫团伙,从罗志新出狱后,他们纠集在一起的时间才刚刚三个月,三个月,作案高达135起,平均每天作案1.5起。他们已经残害、毁坏掉了135个美好的家庭,死六人伤残几十人,还有一个被他们打成了植物人的中年知识分子,要一生病卧床。

哈尔滨市公安局道里分局的民警们能在这次严打中超前行动,为民除害,真是功德无量。

时任黑龙江省委副书记王建功亲自来到这个分局,为破获这个团伙的大案立功的刑警们亲手挂上了闪闪发光的金质奖章。

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发邮件至123456@qq.com (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湘ICP备2023005563号

电影

剧集

综艺

动漫

明星

首页